师寨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师寨门户网站>社会 > 故事:为得到智障哥哥名下房产,我和丈夫计划把他送进疗养院(下
搜 索
故事:为得到智障哥哥名下房产,我和丈夫计划把他送进疗养院(下
2019-11-08 16:21:12 阅读:3514

我丈夫和我计划把我智力迟钝的弟弟送到养老院,以便以他的名义获得他的房产(第一部分)

周日下午,天气很好。秋天的太阳又亮又高。在森林的顶端和河上,一直徘徊的薄雾似乎消失了,水面闪闪发光。冯京带着桓桓和咕鲁在河边的草地上放风筝。

咕鲁疯狂地抓着风筝跑,桓桓拿着线轴欢呼。偶尔,冯静把手放在额头上,在人群中寻找他们的身影,以确保他们没有走远。然后她踩在柔软的草地上,慢慢地走着。

竹席散落在草坪上。有些人野餐,情侣们面对面交谈,而另一些人只是侧卧睡觉,头靠在胳膊上,鼻子靠在竹席上。冯京猜想他闻到的一定是草的味道。

宠物在草地上玩得很开心。主人牵着狗的皮带,紧紧地跟在后面。风静不时停下来看他们顽皮地玩耍和微笑。枫泾喜欢小动物。她的家人曾经养过一只狗,迷你雪利酒,只有几个月大。她和她的孩子在一起非常开心,但是一天下午咕鲁不停地浇水和喝水。第二天,她死了,哭了一整夜……咕鲁。

冯婧心里感到一阵寒意,急切地抬起头来寻找桓桓。找了很长时间后,他看见他们并排站在河岸上,一高一矮。他严肃地看着河里的几个游泳者。桓桓欢也伸出手,指着河边。蜈蚣风筝被拖到他身后,蜈蚣的长尾被扯下了一半。冯婧冲过去,把他们从银行带走了。

玩了一下午后,桓桓和古鲁累了。晚饭后,两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冯静洗了个澡,发现他们都睡着了。

咕鲁的头靠在沙发上,她的脸向后倾斜,她的嘴微微张开,一条细细的唾液从她的嘴里垂下来。桓桓躺在腿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冯婧叫醒咕鲁,又抱起桓桓。冯婧弯腰把桓桓放在床上,脱下衣服,挺直了头,盖上被子。

在这一切之后,冯静突然注意到有人在看着她。是咕鲁。冯婧转过身来。果不其然,咕鲁盯着她,嘴里还滴着薄薄的唾液。

冯婧的后背立刻长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全身发冷,连脖子窝里的发根都丝丝冒着冷气。她立刻挺直身子,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去疗养院办理手续已成为当务之急。

"咕鲁,你为什么又往马桶里扔肥皂?"冯婧手里拿着湿肥皂从厕所出来。

咕鲁没有说话,坐在一张小长椅上,望着窗外。

自从他被送到疗养院后,他变得安静多了。在过去的几天里,他一直坐在他的小长椅上,凝视着窗外。

桓桓起初哭了一整天,抱着冯静的腿,让她去找古鲁叔叔。渐渐地,他习惯了,可以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吴德宏从古卢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和他的一些邻居在楼下玩弹弓。弹弓是咕鲁的,他们曾经一起玩。

冯婧打开铁门,咕鲁站在她面前,穿着一件看起来又大又空的深灰色夹克。脖子从黑色毛衣的高领中露出来。他又瘦又白。他的脸似乎变小了。他柔软的头发粘在前额上。如果他不理会他歪着的嘴,他还是一个英俊的小男孩。

冯婧抓住她哥哥的手,让她握住。天气很暖和,皮肤很薄,手掌里没有茧。“咕鲁兄弟”冯婧眼眶发热。咕鲁转过头,好奇地看着大楼。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枫泾上,像一潭死水。

“桓桓”冯婧在巷子里向儿子挥手,“看看谁回来了。”桓桓站在不远处,看着手里拿着弹弓的古鲁叔叔。他撕开裤子的接缝,忸怩作态,不愿靠近,他的脸不熟悉。咕鲁静静地看了欢欢几秒钟,然后独自走进了大楼。冯婧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了一会儿,感到一阵剧痛。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桓桓和古鲁之间的疏远感没有升温的迹象。欢欢有点怕他,每次他必须经过时,他总是搓着脚仔细测试,然后马上跑过去。咕鲁总是坐在窗前发呆。冯京注意到,当他经过三楼时,他毫不犹豫,好像他从未在这里停下来过。

王美两个月前搬出去了。

咕鲁离开家后不久,冯京和王美在楼梯上相遇。王美说,“我很久没见到咕鲁了。他去亲戚家了吗?”

冯京:“是的,我阿姨接了他一会儿。”

王美“哦”了一声,继续下楼,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了,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冯婧停下来,等着王美生气。她准备好面对王美的死亡。

“算算房租,我要搬家了。”王美说。

那天晚上,冯婧心里很堵。吴德宏一回来,冯京就缠着他,问他他们打王美和咕鲁的时候在干什么。吴德宏:“坐在门口,剪指甲,拔耳朵等。对了,有一次我看见他们聚在一起吃一片去皮瓜子。”

“你怎么知道他们有...外遇?”

“我不知道。你太讨厌王美了。我以为你知道,但你不敢问。当你提到你愚蠢的哥哥时,你可以跳三丈。我不想为此担心。”

冯婧慢慢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看着墙上父母的照片。这是咕鲁第一次被送到疗养院。她正坐在这里面对她的父母。

当她从外面购物回来,还在走廊里的时候,冯静听到欢欢在喊。

冯·冉静上楼,看见咕鲁在衣柜里翻找。地板上堆满了他扔掉的衣服。桓桓站在她身边,手里握着她的小拳头,喊着,“不要翻我妈妈的衣服!不要翻我妈妈的衣服!”古鲁没有理会他,像恶魔一样脱下衣服。

冯婧小心翼翼地走近,“咕鲁哥哥,你在找什么?我会帮你找到它。”咕鲁一句话也没说,他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最后,我找到了卫生制服,咕噜把它抱在怀里走了出去。桓桓冲上去抓住她的裙子:“别拿我妈妈的衣服!不要拿走它!”

咕鲁没有放手,两个人吵了一架。咕鲁松开手去推欢欢,欢欢坐在地上。

桓桓的臀部受伤,嘴巴扁平,想哭,但是他从地上站起来,把脖子向前伸,充分利用了他所有的力量。他尖叫道,“傻瓜!”然后他不停地喊:“傻瓜,傻瓜,傻瓜,傻瓜,傻瓜,傻瓜,傻瓜……”他的脸涨得通红。

咕鲁看着他,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前后大笑,上气不接下气,仿佛要笑瘫在地上。桓桓停顿了一会儿。他的眼睛茫然而恐惧。然后他大喊“傻瓜”,跑进房间,从里面把门锁上。

咕鲁穿着卫生制服,在窗前呆了一下午。几天后,他也穿着这身制服回到了疗养院。

吴德宏说:“咕鲁,我们走。”咕鲁从他的小凳子上站起来,直接走到门口。

冯婧轻轻地抓住他,让他坐下。他蹲下来帮他换鞋子。她的动作非常轻柔,但是咕鲁感觉不到。她只是茫然地盯着他的鞋子。冯京在咕鲁的肩膀上背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咕鲁喜欢吃的冬装和零食。

"我会每隔一次来看你。"冯婧拉着哥哥的手说。咕鲁的手仍然又瘦又暖和,这是他带着的一点温暖。

咕鲁出去后,风静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楼下的小巷。许多年前,咕鲁还经常站在这个窗口等她放学回来,看着她和父亲出去。

父亲在楼下喊道,“安静,快点!”冯京回答说:“我们来了!”赶紧把你耳朵两边的长发拉起来,不要戴新买的玫瑰发夹。

那时,她的头发仍然很长。那时,她喜欢穿白色外套。她把头发从大衣里拔出来,像洗发水广告一样甩了甩。她打了个招呼:“妈妈,咕鲁,我要走了。”

然后推推推下楼。身后是关门的声音,是古鲁哥委屈、愤怒的动物。他跑到窗前,拍了拍窗户,向他妹妹挥手,发出嘶嘶声,直到他妈妈把他拖离窗户。

当时,我什么也没感觉到,现在我想起来了,胸口那一股剧烈的拉扯,让冯静蹲了下来,用膝盖使劲抵住,似乎疼痛可以减轻一点。她希望咕鲁能像那时一样看着楼上向她挥手。如果咕鲁不想离开,她会在他生日、元旦和春节离开他。

但是咕鲁没有看她。

吴德宏很晚才到家。他看起来很累,自从回家后就一直躺在床上看电视,抽烟,不说话。冯婧想问一下分手的细节。吴德宏烦躁地回答,“他没有回应。你傻吗?”

冯婧什么也没说。

半响,吴德宏俯下身,背对着她,缓缓说道:“我走了一会儿,他还站在门口,护士使劲拽着他,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一个十足的傻瓜……”

吴德宏感到焦虑,分三步两步跑回来,推着咕鲁的肩膀,戳着他耷拉着的脑袋:“怎么了,你在干什么?你认为你还是个孩子吗?傻瓜。”咕鲁只是低下了头。吴德宏快步走过拐角,但忍不住了。他偷偷藏在角落里,回头看。咕鲁一动不动地站着,看着他走过的街道。

“咕鲁似乎真的减肥了...没关系,那边有很多商品。将来我会经常去看望他。”吴德宏说道。

晚上,风静从梦中醒来,发现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站起来,坐在咕鲁的长椅上,晚上看着窗外,想着她的梦:她坐在床上,撩起咕鲁的衣服,轻轻地抚摸着她手臂上扭曲的瘀伤。咕鲁在睡梦中含糊地呻吟着。呻吟似乎在叹息和哭泣。(标题:不要往马桶里扔肥皂)。作者:京0。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云南快乐十分 吉林快3投注 广东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