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寨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师寨门户网站>财经 > 天津市及下辖区域信用分析
搜 索
天津市及下辖区域信用分析
2019-10-22 02:00:08 阅读:3523

报告摘要

天津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和环渤海地区的经济中心,具有优越的区位条件、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较强的区域科技创新竞争力。国家十三五规划和京津冀统筹协调发展规划的逐步实施,为天津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天津的经济结构以重工业和国有经济为主。由于数据“挤水”的持续影响,天津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放缓,但国内生产总值仍处于中等水平。由于天津经济增长主要由投资驱动,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略显不足,未来固定资产投资下行压力将更大,给经济增长带来一定挑战。

天津的财政收入在全国处于中等水平。房地产业是主要的税收来源,其繁荣程度波动很大。天津未来的财政收入将没有足够的增长势头。此外,政府资金收入对财政收入的贡献更大,财政收入结构有待改善。近年来,天津市政府定额规模逐年增加,在全国处于较低水平。然而,城市投资企业的债务规模相对较大。受地方政府新隐性债务禁令和专项债券发行大幅增加的影响,2018年城市投资企业政府债务和生息债务趋势出现分化。随着城市投资债券进入偿债高峰期,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天津城市投资公司债券发行量激增。“借新还旧”债券发行门槛的放宽缓解了城市投资企业债券的偿债压力。总体而言,天津的债务风险短期内相对可控。

天津不同地区的经济和金融实力存在明显差异。滨海新区不断受到“挤水”的影响,经济金融收入增速不如预期,但战略地位突出,整体经济金融实力最强。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集聚区,中心城区拥有完善的配套设施。在全市四区中,西青区工业相对发达,经济金融水平相对较高。在远郊,武清区是京津发展轴线的节点区,具有较强的综合经济和金融实力。从债务状况来看,滨海新区、宁河区、东丽区和冀州区债务负担相对较重。

综上所述,考虑到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方向和2018年下半年至今宽松融资信号的释放,天津短期内整体债务风险不大,但其管辖区域有所划分。金融实力下降、债务规模大、债务期限集中的区域性城市投资企业的信用风险值得关注。

一、天津区域环境分析

天津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具有优越的地理条件、丰富的自然资源和较强的区域科技创新竞争力。国家十三五规划和京津冀综合协调发展规划的逐步实施,将对天津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天津作为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和环渤海地区的经济中心,区位条件优越。截至2018年底,天津常住人口1559.6万,人均可支配收入39506元。2018年,中国百强城市排名第八。天津是从北京到东北和华东的重要铁路运输枢纽和海运港口城市。天津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沿海开放城市,距北京12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天津自然资源丰富,油气资源充足,海盐资源丰富,金属非金属矿产资源丰富,地下热水资源和土地资源丰富。天津在科技创新方面具有很强的优势。2018年签订技术合同11315份,成交额725亿元,比上年增长10.2%。此外,2016年2月,《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发布实施。作为国家第一个覆盖不同省市的区域性“十三五”规划,确定了北京、天津、河北地区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京津冀区域综合实力进一步增强,经济保持中高增长,结构调整取得重要进展。该计划的实施将对天津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在天津“挤水”的持续影响下,天津经济总量有所下降,但总量仍处于全国中游。天津的重工业和国有经济比重相对较高。经济增长主要由投资驱动。未来,固定资产投资下行压力将更大,对经济增长构成一定挑战。

受“挤水”影响,天津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88万亿元,名义增长率为3.6%,比上年下降0.4个百分点。名义增长率是该国最低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该国和该国中部排名第19位。2019年上半年,天津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4万亿元,同比增长4.6%。2018年,天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2万元,仅次于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北京和上海。天津的经济发展主要是由投资驱动的。七年来,天津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一直保持在55%以上,第二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远远高于北京和上海。受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化解、政府投资主导的建设资金收紧、房地产投资监管收紧和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影响,天津市固定资产投资在过去两年有所下降,未来仍将面临巨大下行压力。

天津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近年来,许多国有企业被引进。这些项目集中在港口、石化、机械、运输等行业。航空航天、石化、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国防科技、轻工业纺织等八大支柱产业逐步形成。

1.财务收入

天津市公共预算总收入处于全国中等水平,税收规模比上年保持稳定。实际融资、税费减免、收入结构调整等因素导致天津市2018年财政收入进一步扩大下滑,其影响可能持续到2019年及以后。政府资金收入对财政收入的贡献相对较高。自2018年以来,房地产行业经历了一场寒流,天津未来财政收入增长动力不足。

2018年,天津财政收入3762.68亿元,比上年下降8.94%,比上年增长7.84个百分点。其中,公共预算总收入2106.19亿元,居全国第19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上年减少8.84%,主要是由于非税收入比上年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实现财政收入,落实国家税费减免政策,规范非税收入管理,调整财政收入结构。2018年天津市税收为1624.84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2017年至2018年,税收收入分别占天津市地方财政收入的69.77%和77.15%,非税收入有所下降。2019年上半年,天津市总预算收入为1159.22亿元,同比增长0.37%,基本持平,税收占75.87%。天津的税收主要是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其税源主要是房地产、制造业、批发零售业、金融业等。一些行业的繁荣有一定的波动。其中,房地产相关税收占2018年税收的18.38%。房地产业是天津最重要的税源产业之一,但房地产业容易受到土地资源和宏观调控政策的波动影响。

天津的财政收入高度依赖政府资金收入。2018年,政府基金收入1160.45亿元,占财政收入的30.84%,比上年下降5.62%。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入是主要收入(占84.95%),天津市政府资金收入在四个直辖市中排名最后。从房地产市场来看,2018年天津继续实施各种国家调控政策,从购买限制、贷款限制、土地价格限制和自主竞争等多方面规范房地产市场。2018年,天津商品房销售面积为1249.87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15.7%。商品房销售总额2006.62亿元,比上年下降11.7%。随着“不投机炒房”政策的进一步实施,房地产开发贷款额度收紧,政府资金收入增长势头不足。

2018年,天津市上级补贴收入为496.04亿元,比上年下降16.27%。上级补贴收入的50%左右来自中央转移支付收入,比上年减少27.81%。

2.地方政府债务

天津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逐年增加。该国的债务限额较低,但该国的增幅较高。短期来看,天津市政府债务压力不大,整体政府债务风险相对可控。

根据《天津市2018年预算执行情况及2019年预算(草案)》,财政部已批准天津市2018年政府债务限额为4158.5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从全国范围来看,天津的政府债务限额排在倒数第九位,天津的债务限额在全国范围内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债务限额比上一年增加了20.10%,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

截至2018年底,天津市政府债务余额为4078.60亿元。从债务类型来看,天津总债务余额为1400亿元,特别债务余额为2678.6亿元。截至2018年底,天津市地方政府债务比率[1]为21.68%。

从天津国债余额的期限结构来看,2019-2020年天津需要偿还的国债金额为40.79亿元,短期内天津国债偿还压力不大。天津市政府债券到期主要集中在2022-2023年,届时将有一定的集中还款压力。

[1]地方政府债务比率=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国内生产总值

二.辖区分析

天津现有16个区,包括滨海新区、和平区、河北区、河东区、河西区、南开区、虹桥区、东丽区、西青区、津南区、北辰区、武清区、宝坻区、静海区、宁河区和冀州区。

《天津市空间发展战略》提出了“双港两市、相对扩张、一轴两区、南北生态”的城市规划理念。其中,“双城”指天津市中心区和滨海新区核心区,“双港”指天津港和天津南港,“南北”指市区的中部和北部,“北”指冀州区北部的山地和丘陵地区。

从区域地理位置划分的角度来看,可以简单地分为中心城区、四个周边地区、滨海新区和远郊,如下表所示:

根据《天津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优化城市空间格局,优化“双城”,加强中等城市建设,促进四区优化发展。中心城区是天津的诞生地,也是文化、教育、政治、经济和商业中心。中心城区按"金融和平"、"商业河西"、"科技南开"、"黄金贸易河东"、"创意河北"和"商业红桥"划分功能位置。滨海新区是天津所辖的副省级区域、国家新区和国家综合改革试验区。它是由原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等地区整合而成。它包括[的五大功能区,包括天津开发区、保税区、天津高新区、东江保税港区和中新天津生态城。它具有突出的战略地位。其他城市发展规划见下表:

天津各区的经济和金融实力存在明显差异。滨海新区作为天津下辖的副省级区域,具有突出的战略地位。然而,由于“挤水”的持续影响,经济和金融收入的增长速度不如预期的快。在全市四区中,西青区轻工业相对发达,经济金融水平相对较高。在远郊,武清区是京津发展轴线的节点区,具有较强的综合经济和金融实力。在中心城区,发展金融业务和教育的和平区、河西区、南开区综合经济金融实力雄厚。

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来看,滨海新区作为天津下辖的副省级区域,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绝对处于领先地位。2016年,滨海新区受到“水资源短缺”的影响,国内生产总值从万亿元下降到6540亿元。2017年,估计为7000亿元。然而,政府没有披露相关数据。根据《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滨海新区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等指标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增长。

从其他地区的gdp规模来看,2018年全市四个区的gdp规模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在其他郊区,武清区是京津发展轴线的节点区,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000亿元,而且还在增长,遥遥领先。在中心城区,和平区和河西区是商业和金融集聚区。南开区教育资源丰富。上述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相对较大。除河东区外,2018年其他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都将增长。从其他地区的财政状况来看,除冀州区和虹桥区外,其他地区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然而,从相对稳定的税收来源来看,宁河区、冀州区和静海区都有所增加。宁河区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虽有所下降,但预算收入质量有了很大提高。政府资金收入受各地区土地出让计划的影响,波动很大。总体而言,西青区和武清区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资金收入相对较大,均超过100亿元,财政实力较强。

1.投资企业在区域发行城市的分布

从天津市债券发行城市投资企业来看,天津市有39家[债券发行城市投资企业,主要在市级和滨海新区,其中14家在市级。市中金南区有一个,东丽区有两个,西青区有两个,北辰区有两个。在其他郊区,除了武清区和宁河区各有两个,其他地区各有一个。由于中心城区经济发达,基础设施完善,没有幸存的城市投资债务。各地区城市投资企业分布结构见下表:

从水平分布来看,天津市有5个aaa级学科、19个aa级学科、25个aa级学科和1个aa级学科。高层次学科基本分布在市级和滨海新区。在其他地区,北辰区有2家aa市投资企业,西青区、东丽区、静海区和武清区各有1家aa市投资企业,其余地区没有aa市投资企业。2019年,39家城市投资企业中只有一家升级为滨海新区天津临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其他企业保持不变。

2.地方政府债务与城市投资债务负担

本文试图分析天津市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和偿还城市投资债务的压力,但相关分析是基于以下前提和假设。

(1)截至2019年8月22日,天津市城市投资企业债券统计包括天津市所有城市投资企业(包括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出让、城市轨道交通、公路和供水行业)的公司债券、中期票据、短期融资、短期融资和ppn,共选择39家城市投资企业。

(2)以下所列区域城市投资企业的计息债务为统计范围内各企业2018年度报告中计算的风动计息债务,不包括已发行城市投资企业的子公司和太阳公司。

(3)以下对天津地区偿债压力的分析基于金融水平、经济实力、地方债务余额、区域城市投资债务规模和期限、区域城市投资企业的计息债务等。为了简化分析逻辑,没有考虑其他定性和定量因素。

从债务状况来看,天津市城市投资企业的生息债务规模远大于地方政府。受隐性地方政府债务和专项债券发行大幅增加的影响,2018年城市投资企业政府债务和生息债务余额出现分化。随着城市投资债券进入偿债高峰期,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天津市投资公司债券发行量激增,城市投资债券“借新还旧”规模相对较大。从规模上看,市一级和滨海新区的借款规模远远大于其他地区。中心城区基础设施完善,地方政府借贷规模小。全市四区、冀州区、武清区债务相对较大。

截至2018年底,天津市政府债务余额4078.60亿元,比上年增长19.13%,专项债务2678.6亿元,比上年增长28.12%。从城市投资企业的生息债务规模来看,天津市城市投资企业的生息债务为12612.44亿元,比上年下降17.24%,总体规模远大于政府债务。近年来,财政部严格控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政策频繁。项目融资比政府信贷更注重现金流。此外,专项债务发行规模大幅上升,导致政府债务余额与城市投资企业生息债务之间存在差异。随着2019年进入城市投资债券还本付息高峰期,2018年城市投资公司债券发行规模翻了一番,达到1150.4亿元。但从余额来看,2018年底天津市城市投资公司债券余额较上年增长11.72%,达到3700.24亿元,城市投资债券“借新还旧”规模相对较大。2019年上半年,城市投资企业债券发行规模为748.7亿元,同比增长27.76%,保持增长态势,2019年6月末债券余额达到4104.18亿元。

从各地区地方政府债务和城市投资企业有息债务的余额来看,天津在这一水平上的债务最大,其次是滨海新区。地方政府债务和城市投资企业计息债务余额均超过1000亿元,远远高于其他地区,本级城市投资企业计息债务超过5000亿元。由于中心城区基础设施完善,地方政府借贷规模小,政府债务余额在60亿元以下,没有债券发行城市投资企业。全市四区债务规模普遍较大,除晋南区外,各地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均在100亿元以上,其中东丽区和晋南区有较大的计息债务,城市投资企业的计息债务远远大于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在其他郊区,武清区和冀州有大量的债务。2018年,各地区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和城市投资企业有息债务增速也呈现反向趋势。2018年,东丽区和宁河区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比上年增长较快。从城市投资企业的生息债务来看,除西青区和滨海新区外,其他地区城市投资企业的生息债务规模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从各地区城市投资公司债券余额来看,截至2018年底,市级和滨海新区城市投资公司债券余额均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长。其中,东丽区和武清区规模最大,约200亿元。2018年,只有北辰和宝坻地区的债券余额较上年有所增加,而其他地区的余额有所下降。从发行量来看,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只有市级、滨海新区和北辰区的发行量呈现持续增长趋势。从一年内到期的债券余额来看,武清区和晋南区的规模相对较大。从1-3年到期债务余额来看,宝坻区和西青区排名第一。

从债务负担来看,我们用负债率和负债率来衡量滨海新区、宁河区、东丽区和冀州区相对较重的债务负担。

首先,用国际公认的60%的负债率作为衡量标准[4],我们可以发现天津各地区的负债率没有超过国际警戒线,河东区、滨海新区、宁河区、冀州区、静海区的负债率都在15%以上。

再从债务率[5]指标来看,考虑到2018年各区域上级转移收入数据可得性,我们将债务率区分为经调整的显性债务率和经调整的城投企业债务率分别加以考虑。从显性债务率[6]来看,即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 政府性基金收入)的比值来看,滨海新区、宁河区、北辰区、蓟州区、河北区和河东区2018年经调整显性债务率较高,其中宁河区2018年显性债务率较2017年大幅提高,一方面由于地方政府债务较上年增长较快,另一方面由于非税收入降低导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滑。从经调整的城投企业债务率[7]来看,即用各区域城投企业带息债务指标测算,